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新闻资讯 >> 行业资讯 >> 补贴退坡 光伏行业短期将遭遇强震

联系我们
CONTACT US

服务电话:
0519-68066888

联系人:李总
传真:86-519-68069888
手机:15051906528
邮箱:shengxin@shengxinsolar.com
网址:www.shengxinsolar.com
地址:金坛市直溪镇工业园区

字号:   

补贴退坡 光伏行业短期将遭遇强震

来源:光伏在线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6-10-19
    一直被指依靠补贴盈利的光伏发电行业,或将逐步丧失政策温床。
  近日,国家发改委向各省相关部门、企业发出《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(意见稿)》,拟将三类光伏标杆电价下调约三成,缩减分布式发电项目补贴标准近四成,于2017年1月1日起执行。
  尽管目前本轮补贴退坡办法仍在征求意见过程中,但业内对来年市场的悲观预期已经显现。分析人士指出,光伏平价上网大势所趋,补贴退坡短期内将对部分企业造成强震,但长期仍有利于行业发展。
  光伏补贴或大幅下调
  新能源发电行业将迎来补贴退坡,光伏发电尤甚。
  国家发改委在上述《通知》中提出,根据当前新能源产业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情况,将适当降低保障性收购范围内2018年新建陆上风电和2017年新建光伏发电等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。
  其中,新的光伏上网电价将继续分三类资源区执行,一类地区覆盖宁夏、青海海西等地,上网电价为0.55元/千瓦时;二类地区覆盖北京、天津等地,上网电价为0.65元/千瓦时;除一、二两地区外的三类地区,上网电价为0.75元/千瓦时。
  而目前光伏上网标杆电价执行的是2013年7月出台的标准,三类地区价格分别为0.8元、0.88元、0.98元。两相对比,本轮光伏标杆电价的降幅分别达到了23%、26%、31%。
  此外,屋顶分布式“自发自用、余电上网”模式的光伏发电补贴,也由目前执行的0.42元/千瓦时,下调至一类地区0.2元/千瓦时、二类地区0.25元/千瓦时、三类地区0.3元/千瓦时。
  “上网电价一次性下调约30%,这是很多业内人士始料不及的。”河南宝沃太阳能光伏有限公司负责人单丙浩告诉记者,《通知》不仅大幅削减了地面电站的补贴,分布式光伏补贴也从此前一刀切式的执行标准,改为分类执行,最高降幅甚至超过50%,这让本就盈利空间微薄的分布式光伏发电,基本失去了盈利的可能。
  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专业副会长曾少军接受采访时称,由于此次《通知》提及的电价调整方案将对我国光伏产业未来发展影响重大,10月9日,商会发布了《关于“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调整”意见征集的紧急通知》,征求会员企业意见。10月17日,国家发改委召集包括商会在内的多部门和大型发电企业、电网企业召开座谈会,继续征集各方看法。虽然《通知》为征求意见稿,预计正式文件中电价下调措施将有缓和,但国家发改委此次提出大幅下调电价,已对光伏行业发展信心造成冲击。
  行业突进将被叫停
  对于长期依赖补贴发展的光伏行业,本轮降补若落实,将对中小型企业形成致命打击。
  “依照现行0.98元的全额上网电价,农户装5000瓦的电站,投资要4万元,至少需6年收回成本。如果电价下调三成,收回成本的时间就增加三成,就是约10年后才能收到投资回报。”单丙浩介绍,在信贷、扶贫等政策支持下,近年来大批企业转型光伏行业,出资为农户建立电站,通过后期运维收入盈利。电价下调后,企业盈利将大幅缩水。“如果本轮补贴大幅退坡,我们明年也将计划减少光伏项目投入,或者彻底转型。”他说。
  2010年就投入光伏行业的单丙浩,经历过补贴高峰时期。2013年以前,国家大力发展光伏发电,电站仍在建,补贴就可以申领。2013年后,国家通过提高上网电价的模式对行业进行贴补,也吸引企业纷纷加入光伏大军。以单丙浩所在的河南省为例,据省电力公司统计,2015年,全省累计并网光伏发电装机40.8万千瓦(其中光伏电站12.5万千瓦,分布式光伏28.3万千瓦),发电量达3.1亿千瓦时,为2014年的7倍。
  “除了《通知》中提到的成本下降因素,对光伏产业冒进、弃光现象严重的担忧,或许也是政府大幅降低补贴的原因。”单丙浩认为,对比风电,光伏发电电量较低。在国家财政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补贴可能也将向产出率高的行业倾斜。
  发电量的确是光伏的短板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前7月,太阳能发电量211亿千瓦时,增长27.5%。而风电发电量则达1209.5亿千瓦时,是光伏发电量的近6倍。就连并不太受宠的生物质发电,发电量也已达到192.4亿千瓦时。
  或正因为上述原因,《通知》中虽提及下调风电标杆电价,却针对海上风电进行了扶持。对于陆上风电,《通知》拟对各类资源区上网电价下调约0.03元/千瓦时,且执行期为2018年。从降幅和突击性上,都比光伏缓和了许多。
  降补将使行业洗牌
  “任何需要发展的新兴领域,国家给出优惠政策是必须的。基于长远发展,对补贴建立退坡机制也是应该的。但光伏补贴断崖式的下降,或将造成大量企业经营困难甚至最后被迫转行,对行业造成震动和伤害。”曾少军认为,此番提出大幅度削减光伏行业补贴,很大原因在于目前国家面临经济下行压力,补贴资金吃紧。商会也在国家发改委近日的座谈会上表态,行业愿意让出一些利来,跟国家一起过紧日子,但非理性的断崖式降补不可取。
  曾少军希望国家站在“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”的高度,以“十三五”能源结构调整的重大战略为出发点,探索出一种长远、可持续、高效发展的理性退坡机制,继续对光伏等新能源行业发展给予支持。
 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近日也曾发表公开讲话称,截至今年上半年,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累计达到550亿元,原有的补贴模式难以为继。决策部门面临着极大的压力,关于产业发展未来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选择遇到了现实的挑战。
  调整现有补贴模式
  李仰哲认为,通过市场进行竞争性配置光伏资源开发是一个很好的尝试,并透露正在研究制定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交易制度,并逐步调整现有的补贴模式,即要把目前的固定电价逐步转变为定额补贴。
  光伏行业最终将脱离补贴温床,回到完全市场化的竞争环境中,这已是各方达成的共识。
  民生证券研报显示,光伏补贴下调源于光伏电站成本的降低,预示行业有望脱离对补贴的依赖。今年年初以来,上游光伏产品价格持续下降,光伏组件自年初至今,价格跌幅较大,光伏发电成本进入下行通道。尽管补贴下调力度超预期,但在上游组件价格持续下行的情况下,光伏企业仍具有盈利空间。随着组件等上游产品价格的持续下行,光伏平价上网有望实现,行业迎来高速发展。

所属类别: 行业资讯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